合欢视频app下载_小狐仙直播app下载_樱桃直播平台ios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

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嫡女:凤绝天下

更新时间:2020-06-19 10:09:48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重生嫡女:凤绝天下

重生嫡女:凤绝天下 余瑹华 著

已完结 宋穆,长沛 重生宫斗古言

《重生嫡女:凤绝天下》宋穆长沛是余瑹华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前世,老大嫁作商人妇,客死他乡,连个囫囵尸首都没剩下;凤凰涅槃,绝地反击,步步为营,运筹帷幄,执子之手,母仪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长沛坐在美人榻里,由着长润挥着美人拳给她捶腿。

长润不是很高兴:“姐姐,那个新来的姨娘在外头晃荡了好久了,娘也不见她,你也不见她,我看着烦,你打发了她,我给你唱曲儿,可好?”

长沛忍俊不禁:“你唱。”

长润拉长着个脸儿,心不甘情不愿地咿咿呀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长沛被她那老牛拉破车的声音逗得笑得直不起腰来,直呼文黛:“快,把宝丫头丢出去!我要见妺妲压压惊!”

长润哼着蹦到一边,认真描她的花样子。

妺妲进来,倒是很规矩,一套礼仪完全是王府规制,很是好看,比李府这些姨娘丫头强上百倍,就是受过宫里嬷嬷教导的长沛也觉得似乎是可以比肩的。

妺妲笑道:“夫人派来的吕妈妈说,承宠过的都要来夫人这里谢恩,妾身来了许久,夫人在忙,只得来打扰大小姐。”

长沛和长润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有没有自己心里没点数嘛?还特地来强调。李嘉澍昨晚明明是歇在四姨娘那里的,顺道儿无形地给四姨娘解禁了,这自欺欺人当李府没耳目?此人真是在王府里待过的?

长沛委婉地说:“娘若不得闲,你让丫头通报一声也是可以的,李府虽然有规矩,也是可以偶尔变通的。”

妺妲岂能不知主院是不待见她?但是她真的很愁,只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将实话说出:“妾身也顾不得羞耻了,如是禀告大小姐:妾身无辜,不得老爷欢喜,想做个明白鬼。”

长沛笑:“你既然能知道来告诉我,又岂能不知实情?你们的腌臜莫要来打搅明迪院,我们不愿意管。若是真个儿要介入,你才入府三日都不到,凭何领李家的东西?”

长润附和道:“看在祁王殿下的面子上,才给你几分脸面,别沾着祁王殿下的光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开玩笑,姐姐还是太子殿下抱回来的呢,太子大还是祁王大,自己不想想嘛?明明知道是谁捣鬼,还想让姐姐亲口说出来跟她一起蹚浑水。

妺妲笑道:“明人不说暗话,妾身弃暗投明,也望小姐容纳,毕竟府内情势不明,目下多个盟友也不坏不是?”

长沛仍旧推辞:“世间无恒友亦无久敌,唯有利益流芳百世。你想同我们并肩,也得有此筹码。我乃俗人,看不见未来,只顾得上眼下。”

妺妲知道长沛不好忽悠,只得拿出了一点真东西:“我不过是祁王府内众多歌姬中的一员,算不得尤其出色。此番本无李大人出席之资,只因大少爷得了太子殿下的青眼,祁王殿下才想知道李府究竟有何乾坤。”

长沛眨眼。

原来如此。

祁王的司马昭之心也真是不怕路人皆知。只是祁王和太子,谁对李家更真心,一目了然。

长沛有些惆怅。

太子是个好东家,却不是个有福气的东家;但是投奔祁王,前程未卜,就算侥幸得了青眼,也不过中人之姿,不会和现在有太大的差距。

长沛先把这些念头放在一边,既然人家说了点实际情况,她也该投桃报李,免得欠人人情,日后不好划清——长沛忽然问冬卿:“给汝娘备的人参养荣丸和冷香丸送去了没?”

冬卿一愣。

这东西平时都是郑月朗准备的,她哪里会去管这种小事情?而且她是大丫头,腌臜事情也不方便她去做。

但是冬卿何等聪明,立刻晓得长沛的用意,立刻笑道:“正要差月朗去送呢。”

长沛叹道:“汝娘肺不好,闻不得香,身上一直寡淡,我身为长姐,看着很是心疼。你说长润小小年纪都晓得偷偷对镜贴花黄,何况她只比我小一岁?正巧三哥得了两瓶泰西那边的水熏香,不刺鼻,专门给皇室贵族用的,拿一瓶去给汝娘罢。若是不能用,给二姨娘也是好的,她也朴素了一生,以后娘少不得要她帮忙,过于丫头气了,娘也不体面。”

长润抿嘴笑。

大姐这分明是说二姨娘母女都是土包子,扶不上墙的烂泥嘛!

长沛把该说的都说了,妺妲也不多留,笑嘻嘻地:“谨听二位小姐教诲,妾身这便去了,多谢提点。”

这二位的意思,就是后宅斗争她们乐见其成,自己尽管去斗,只要不损害明迪院的利益,她们都不管。

正合她意。

妺妲离去,想着她身边的丫头几两银子买来的消息,恨得咬牙捏帕子。

她才来李府,主母拿捏她还说得过去,二姨娘算什么东西?也想来害她?容貌又不出众,又止有一个女儿,出身不高还文墨不通,不过仗着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为人处世稳重,被老夫人派来打压主母,还真把自己当平室了?

妺妲思来想去,亲手做了一件衣裳,里头填满香絮——这种香絮是用波斯那边的棉花做的,从采集之后便开始缓缓熏香,猛然一闻是没有味道的,但甜香丝丝入扣,沁人心脾,长期闻会醉人。而妺妲特地把棉丝抽松了些儿,方便它露出……

妺妲把衣服送给二姨娘,只说是感谢她赠衣,二姨娘欢喜,但看颜色过于娇艳,不适合自己,便给女儿穿了。

长汝爱不释手,果然穿着,没想到下午在院中修剪花草之时,便忽然晕倒,丫头一摸,都没了呼吸,吓得二姨娘哭天喊地,拿了李嘉澍的名帖便请和李家相熟的施御医前来。

施御医哪里肯为一个庶女诊治?但架不住二姨娘在那里哭,又实在是人命关天,李家大小姐李长沛都被惊动了,亲自出面道:“请大人先放一放其他的,先给庶妹诊治,我会让兄长和父亲去府上赔罪。”

大户人家阴私不少,施御医也知道,既然李大小姐许诺,他也不多说,反正已经把银子摆在那里的,就当赚了个外快。

施御医几针下去,长汝登即猛然呼出一口气,剧烈咳嗽起来,许多棉絮喷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冲着痰盂呕吐,好容易安生了,又发烧起来,按照施御医开的方子吃了几贴药,方才好下去。

二姨娘谢天谢地,握着长汝的手不肯挪动半步。还是长沛让人一路送施御医回府,这才折返回去,并对外宣称是自己赏花不小心过敏了。

此事自然没有瞒过李嘉澍,他满意于长沛的沉稳懂事,又恨二姨娘平素安泰,到了紧要关头竟然一点用处也无,害得他白花银子请了施御医一顿酒。

对于内宅那些妻妾斗争,他不想管,只觉得亏欠明迪院,尽管老夫人关心长汝一直在明逊院强行陪伴帮倒忙,李嘉澍也不过问几句就歇在明迪院一步不离。

长汝好了以后,便落下了咳嗽的毛病,冷香丸的用量更大了,几乎到了一日不吃冷香丸便不能的地步。

长沛也乐得她吃,冷香丸的副作用是什么众所周知,那是降低身体肝火,造成体寒的,长汝不克制,日后有什么干系那是她的事情。既然有冷香丸这个巧宗儿,长沛也停了人参养荣丸的制作,让人参养荣丸继续走公账,免得她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二姨娘深恨妺妲,自己却不能将她如何,只能没事便带着长汝往明迪院跑,不仅为了联盟和修复关系,也为着自己女儿的前程。长沛是转眼要说亲事的,长沛之后便是长汝,她虽然深得老夫人信任,但长汝的前程还是得主院一句话。

东郭氏烦不胜烦:“你已好几日没有承宠,汝娘身子也不好,你不在明逊院照顾汝娘,老到我这儿做什么?我照顾那么多孩儿还要多照顾你么?”

二姨娘笑道:“也没什么,只是夫人过忙,沛娘又年幼,有些事还是想亲自跟夫人说——便是那祁王府来的姨娘,日日和郑宽吵架,扰得汝娘不得安生。”

东郭氏无语。

那还不是活该?当初她们非要住在明逊院,目的就是离老爷的书房近,离下人住的地方也近、有什么消息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自然吵。

东郭氏不语,等着二姨娘先开口:“燕桂也被妺妲教唆得不安分,日日鸡飞狗跳的,早晚要闹到夫人面前,我想着不如罚燕桂去庄子上,杀鸡儆猴,您看如何?”

长沛在一边听着,和东郭氏、长润面面相觑。

二姨娘还真狠,拔自己的肋骨都不带疼的,燕桂是干女儿,说不要便不要了,还直接发落去庄子,一个被冷落的姨娘,注定只能在庄子上孤独终老,连再嫁的权力都没有,燕桂也不过十六岁罢了。

但是这样的结果长沛喜闻乐见,府里的女人嘛,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少的,少了就好。

东郭氏依旧心不在焉,其实心里高兴得要去放鞭炮:“那便你去办吧。”

她才不参与。

二姨娘无奈,她少不得要做这个坏人,不出点血,怎么向明迪院表明她的忠心?

之后的事情长沛略有耳闻:只知道燕桂被拖出去的时候披头散发,口里塞满糟糠和马粪,被粗麻绳捆破了皮,血迹斑斑,被发落到了建康之外的郊区的新买的庄子上,那庄子还未开发,荒凉得很,夜里经常有黄鼠狼出没。

二姨娘把那庄子的地契给了东郭氏,作为筹码。

李艾去查了查,拿着那地契笑道:“二姨娘的体己还真是多,都不知道她如何赚的,我倒要向她讨教生财之道,坐在家里便盆钵满贯,我每日累死累活的,也不过如此。”

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百里立人在时帮她买的,她如今没有了采办的人手,拿出这一所庄子来暴露了自己,估计也是真的走投无路。

说起百里立人,他自从被抓了之后一直押在牢里,受尽极刑,他倒也供认不讳,把李家说了个干净,从以前说到他逃走前,只求速死,免得再受太子特地给他准备的宫里刑司的阴毒折磨。

宋穆坐在旁边的耳室听着百里立人的陈述,眼中的温润渐渐结成了冰。

他的长沛,他挚爱的长沛,他当作宝一般、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长沛,居然在李家过得这般不容易。他自己也是,身为嫡出,被那些个贵妃和皇子欺压,地位岌岌可危。

宋穆对长沛生出了极大的感同身受和保护欲,他发誓他有生之年一定要好好保护长沛,这才对得起二人受过的苦难!

宋穆命人将百里立人带到郊外自己的私密庄子,挖了个坑把百里立人丢了进去,土埋到下巴便不再埋了,只把土填实,不留一丝缝隙,周围还压着石头,有人看守,这是要让百里立人的心肺根本没有活动的空间,明明能呼吸,却要被活活憋死!

宋穆穿梭在寒冷的空气之中,面色如霜,目冰如水。

这种慢性而残忍的死法,才适合那些欺负过长沛的人!

——回到李家:

李艾拿着之前长沛给的那堆崭新的银票去找她,坐下喝水,面色凝重。

长沛知道是有大事,让房中的丫鬟尽数退下,只让在房中玩耍的长润帮忙端茶倒水、美其名曰:“多动有助于长高。”

长沛给李艾剥瓜子,听李艾说他查到的事情:“爹不干净。”

长沛道:“我猜到了。可是去赌钱贪腐了?”

李艾叹口气:“若是倒好办。一来如今朝廷贪腐成风,不贪反而会被孤立,只能回家学陶先生种五柳;二呢,有人送钱,说明爹在朝中还是重要的,以后的发展不会查,多发展人脉和支持者也没什么不好。只是爹糊涂,竟然在义山票号洗钱!”

长沛站了起来:“他用什么去洗钱?洗出来的钱拿去做什么了?”

“这便是重点,”李艾的眉头皱着、高高凸起,看着便像是个木头杌子,能挂个竹篮子上去,“爹怕是入了火坑了,而且此事的始作俑者,便是晋楚米罗。”

重生嫡女:凤绝天下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宫斗
  3. 古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