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_老汉影院首页线播放_日本天堂高清码v免费视频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

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皇宠小辣妻

更新时间:2020-06-18 02:49:13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皇宠小辣妻

皇宠小辣妻 小存存 著

已完结 肖逸山,艾瑶 言情

皇宠小辣妻是由网络大神著作的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短篇小说。十五岁的艾瑶一夕间由千金闺阁沦为罪臣之女。可是命运依旧没有放过她。皇权争夺中,艾家终是难逃幸免。一夜间全家死的只剩下她一个,怀揣着对皇上的仇恨,艾瑶和男主相遇相知,最终却牵扯出更大的阴谋。原来男主居然是前太子,和当今皇上是亲兄弟。命运弄人,艾瑶居然被皇上看中。为保清白,男主设计蛊毒。皇上亲信刘柳又痴恋男主。在这样的感情纠结中,宰相国舅也在进行着自己的阴谋。当真相大白,男主保江山,只身涉险救美人。最终皇上也只能看美人与英雄离去。留下一声叹息。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十七章家人

也许是宫里的日子太过紧张,回到金家后,田颖由衷的放松下来。每天都情不自禁的露出笑脸。任谁见了都能感受到那份喜悦。杜梦虽然知道她在宫里必定是锦衣玉食惯了。可是还是每天尽心的弄着好吃好喝,换着花样口味的亲自下厨。而杜兰兰则是寸步不离的在她左右。

田颖每天感受着这份温暖,渐渐心底为宫廷所带来的伤痛也化解了许多。唯一遗憾的就是,这样的机会,肖大哥却不出现。

其实,何止是田颖失望。宫里有人比她还要失望!

太后宫中。皇上坐在下手,目光深邃的盯着上位的太后,嘴角不易察觉的一丝愉悦笑容。到今天为止,田颖已经出宫整整7天了。可是暗附在周边的眼线依旧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每天回禀的都是田颖如何与家人相处愉快。

原来,她真的只是因为不习惯宫里的生活罢了。确定这一点又让他冷寂的心温暖起来。或许以后可以考虑让她的家人进宫来也未尝不可……

太后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想法呢。可是没有证据她又能说什么呢?

“母后……朕算着辰妃已经出去7天了。现在……”

皇上的话没有说完。太后耐着性子就打断“皇上……这才是7天而已。既然已经出去了,那就多放她几日吧。”

皇上面色有些不快。虽然上次太后没有直接说出辰妃和肖逸山有染。这次出宫是她的计谋。但是话语引导分明就是这个意思。现在虽然话语仿佛依旧是为辰妃好。但其实,明摆着是不甘心,还想多留几日,最好发现什么证据!

说到底,太后还是对辰妃厌恶。还是想要铲除她!他又怎么能高兴起来呢?

“母后……你也不必瞒儿子了。其实,母后的想法无外乎找到证据一次性至辰妃与死地罢了。其实儿子初时也的确动怒。可是这么久也不见动静,在联想辰妃素日为人。儿子是越发不相信那谣言了”

“你……你这是被那辰妃迷了眼睛!若她真心待你,何至于这么久不主动回宫。听见与家人相聚。那样喜形于色?”

皇上不介意的笑“这便是辰妃的可爱之处。她不同与宫里其他妃嫔,将自己的情绪暗藏至深。还如同稚子般天真可爱。想念家人不在意旁人眼光,这也是情理之中”

太后见皇上又恢复了那份希望。心中气恼无比。在加上自己行动失败。终究是忍耐不住。当即没了好气叫“皇上又在为她开脱。无论如何,她已经进了后宫,是这后宫的一个妃子,就要按照后宫的规矩做事,心里眼里都只能有皇上一个人而已。做不到,哀家就不答应!”

“母后既然说到这里,那也容儿子说一句。辰妃不比旁人。她是儿子真心喜欢的人。只要她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对不起朕的事情。朕就愿意慢慢捂热她的心。儿子不信,这么大的国家都能治理好,还赢不了一个女人的心!”

“好一个治理好!你好意思说这话!自从辰妃进宫。你就生病,性格大变,不理朝政,每日里想的念的都是那女人。朝中大臣稍微劝言,你就动怒,正好给了西南的前朝几个将军借口,蠢蠢欲动,眼看着就要行那不轨之事。这就是你的一个治理好?”

皇上哑口无言,半晌懊恼的叹息“母后说的不错。儿子的确是荒唐了一段时间。可那怪病放在谁的身上又能好受?儿子是九五至尊,可也是个男人!旁人不理解,母后你也不理解?”

太后被气的口不择言“哀家为什么要理解。若你是为了朝政累至如此,也就罢了。你却是为了那个女人!!““好!母后既然这样说,那儿子无话可说!儿子先告退了”皇上气势汹汹的站起来转身就走。太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话。可是话已经出口,在想挽回也是不能。直到皇上一出了宫殿,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自己在后宫中沉浮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爬到了太后的位置。却怎么还是这样沉不住气。为了一个女人和儿子几番翻脸。弄的母子离心,这又是何苦呢……这一刻,太后检讨下来,真正觉得悲哀伤心,从而对辰妃是心灰意冷!既然她在外面真的没有什么不轨,那么就这样吧。皇上难得喜欢什么人。既然他喜欢只要辰妃安分,就让他喜欢去吧……

皇上回到养心殿,还在为太后说的话寒心。没想到母子一场,她能说出这样话来。同时也是这番话,叫皇上对田颖更加想念。由着身边公公倒了一杯清茶,缓缓喝下才压下几分火气。转瞬便写下御旨,叫公公去接了田颖回宫……

金家田颖正在和杜兰兰在后花园放风筝。这是早上金皓亲手做的两只蝴蝶。看着蝴蝶风筝蹁跹高飞。田颖对于一直没有见到肖逸山的那点小遗憾,仿佛也迎风化解了不少。

旁边的杜兰兰更是高兴的大喊大叫“小颖,快看,我的蝴蝶比你飞的高啊”

蔚蓝的天色上,一只蝴蝶忽然高过一只蝴蝶,大有越飞越高的架势。田颖笑着转头,松了下手中线,底下的蝴蝶也飞了上去。“哼,兰兰姐,你看,我的蝴蝶也赶上来了哦”

“哇。小颖,没想到你的风筝放的这么好。看我的”说着又放了手中的线几分。

“哈哈,真好玩,真应该叫金皓哥也来看看”

“才不要。他来了,一定会说我的是雕虫小技”

“大哥那是和你逗趣。看你认真的。要是你被欺负,他一定是第一个出现的”

兰兰笑起来“我知道。小颖,我只是讨厌他的坏嘴巴啦”

两人哈哈笑起来。正说着,拱门处忽然急匆匆的走出两人。正是金成龙和皇上身边的曹公公。

“奴才叩见辰妃娘娘”

田颖心里一惊,手上一松,在抬头,那风筝已经远远的飞了出去。叹了一口气田颖无奈的回“起来吧。公公怎么过来了。可是皇上有什么话说?”

曹公公笑的见牙不见眼,随即回话“是。皇上十分想念娘娘。特意叫老奴过来接娘娘回宫的”

田颖心里顿时慌乱起来。这些日子虽然没有见到肖逸山。可是金家人的温暖,也让自己留恋无比。如果能够选择不回宫,该是多好啊……

“娘娘,马车都在外面候着。娘娘收拾好了。咱们就可以回宫了”

田颖无奈的叹息。知道自己是抗不过去的。毕竟还有金家人。自己可不能在连累他们了。

“好吧……你先在外面等着我吧。本宫和父亲家人说一声就出去了”

“奴才领命”曹公公说完话,就谦卑的退了下去。这毕竟是皇上最喜欢的妃嫔。别人不清楚,他怎么能不清楚。所以只要不出什么大乱子。由着她在多呆一会也不打紧。

随着曹公公离开。杜兰兰一把抓住了田颖的手,流下来眼泪“妹妹。我好舍不得你……呜呜。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在见面了”

田颖也忍不住的掉下泪来,哽咽的一句话说不出来。金成龙毕竟是当家人。比起杜兰兰更内敛些。虽然也舍不得,却也知道皇命难为。

“唉……走吧。颖儿。爹也知道你舍不得。可是这就是命啊……怪只怪,爹没有那个能力保护你,让你沦落到宫廷里。爹现在只希望你在宫里能够平平安安就好了”

田颖泪流满艰难的点头,虽然金成龙只是自己的干爹。可是这份疼爱之心。却和自己亲生爹爹没有什么区别。包括杜兰兰,杜姨还有大哥。他们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胜似亲人。这或许就是老天对自己的补偿。让他们代替自己死去的爹娘姐姐来疼爱自己吧。

在金成龙的劝慰下,田颖总算勉强收了眼泪。回到房间收拾自己的琐碎物品。正收拾,后窗忽然响动起来。惊慌下后退。进来的却是肖逸山!

“肖大哥……”田颖万分惊喜。扑了过去抓住他的手叫了起来。

“颖儿”肖逸山动情的将她拥入怀中。那淡淡的桂花香让他如此怀念。如果可以,就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咳……”窗外忽然响起的咳嗽打断了这温馨的一幕,也让肖逸山回过神来。

“颖儿,时间有限。你听我说。你在宫里不要在有所行动了。只要安心等待,很快我就能接你出来。听明白了吗?”

田颖哭了起来“肖大哥。我不能这样依赖你……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

“不要说傻话,你到了这步田地,和我也有直接的关系。相信我好吗?不要在谋算什么,我最担心的就是陷于宫廷斗争里失去本性。那样,我所有做的都没有了意义。”

看着面前情深意重的人,田颖猛不丁又想起了之前柳儿所说的话。顿时愧疚万分。那时候她居然还对他失望。肖逸山是可以不顾性命来保护自己的人。自己怎么可以去怀疑他的真心?

重重的点头,此刻的田颖将所有的疑惑全部放下。“好。肖大哥,我就将自己交给你,以后不管刀山火海,只要你活着,我都不会放弃。但是你若不再……我也一定不会独活”

肖逸山震惊的看着她,好半刻忽然低头吻住了那柔软的唇。给了她比任何语言都要沉重的许诺!

第四十八章死牢

其实肖逸山从南方赶回来已经一天了。之所以赶在这个时刻来看田颖。自然是因为皇上撤掉了周边的眼线了。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肖逸山查明了皇上的人全部撤了出去。却不知道太后居然派人暗藏于接田颖回宫的队伍里。

而肖逸山和田颖在厢房里深情拥抱的那一幕。全部落入了打扮成侍女的奸细眼中。等到田颖动身回宫。这个侍女早已经提前进宫向太后汇报了。

“你说什么?你亲眼所见?”太后宫中,太后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目直直盯着地上回禀的探子,脸上的表情复杂。

高兴的是,没想到自己都要放弃在对辰妃继续落井下石至极。却得到这样的消息。终于能够证明辰妃和肖逸山有染,能将这jian人置之死地。难过的是,辰妃毕竟是自己儿子的心头肉,这样的消息出来。不知道对他有多么大的打击。

“奴婢可以确定。那两人一个是辰妃,一个是肖逸山”随着底下探子再一次肯定的回复,太后心中不多的犹豫也散了开。

就算那点对皇上的难过,此时也全部转化成了对辰妃的痛恨了!一切都要做一个了断了!

“好。你先下去吧。冬梅,去叫王大人进宫!”

很快王廷贵就进宫,一路在冬梅的带领下到了太后宫中。其实没有太后召见。他也要进宫来的。因为,他有了更好的消息!

“妹妹找我何事?”王廷贵压下自己的话语,到先问了太后。太后随即将探子带回的消息告诉了王廷贵。末了还加了一句“没想到,这jian人果真和肖逸山有染!只可惜皇上的密探都已经撤走,没有看到!不过,既然知道这是事实。我到不信,那jian人能够伪装的多好!”

王廷贵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消息。不过,这消息却是不折不扣的好消息。最近西南的几个将军。忽然和朝廷里的许多人联络了起来。不知道是吹的什么风。总叫他心惊胆战的。这个肖逸山的能力不容小觑,早早除掉为妙。现在又出了这样的消息,可不就是个好机会。

王廷贵心里计较完毕,转瞬笑起来“妹妹。说来也巧。那个大师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真的?在哪里,怎么没有叫他进来?”

“别慌。这件事情还要等辰妃回宫之后在说破。否则,听到消息后,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和肖逸山跑了?岂不是打草惊蛇?”

“有道理。冬梅,你去打探。等着辰妃回来,立刻带她进来”

王廷贵满意的点头“我现在就叫人先请了大师过来。到时候,让大师亲自为皇上解蛊,就不怕皇上不相信,也不怕那个辰妃不说实话了!”

太后激动的点头。半刻之后,王廷贵就带着那个所谓的大师走了进来。只见这人穿的邋里邋遢,满脸猥琐,完全不像什么名门大师。太后刚一见这人,眉头就皱了起来。满脸的不高兴。

王廷贵自然知道太后的想法。当即笑着介绍“太后。这位就天元大师。他一向闲云野鹤,也不注重世俗礼仪。还请太后见谅。不过,天元大师可是实打实的江湖高手。当年江湖至尊元真子就收了两位徒弟。其中一个是西域天师。另外一个就正是眼前的天元大师!”

天元大师猥琐的笑了笑。在太后脸上打量了个遍,完全藐视宫廷礼仪。嘿嘿笑起来“太后这把年纪。保养的到的确不错。不过若是有我的方子。可就要比现在不知道好上多少了”

太后本来被他看的已经冒起了火气。猛不丁听见这话,又强压下了怒火。没好气的问“大师要真那么有本事。怎不把自己形象改变下”

天元大师不屑的撇嘴“世俗之见!老夫癫狂一生,最厌恶的便是以貌取人。当年师父那老匹夫,就是看着我长的丑才瞧不上我。让那龟孙继承了依波,自此后,我最恨的就是以貌取人的人!若不是看你是王大人妹妹份上。哼……”说着忽然挥手,一束银针嗖嗖闪过,堪堪全部定在了太后身后的墙壁上。吓的太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在不敢有半分小瞧。

“哀家……刚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师不要见怪。听闻大师能解皇上的痼疾。哀家想问……这疾病究竟是如何得的?”

天元大师见她改变态度。无谓的扯了扯嘴“区区雕虫小技而已!我师弟那个龟孙。虽然伪君子,到也不会去干这种宵小的事情!但是他不做。不代表他教的徒弟不会做!就我所知。他就收了一个徒弟。那混账小子。就叫肖逸山!如果皇上真的是这病!那定是他所为无误了!”

太后听闻,简直咬碎了一口牙。果真是这混账。现在一切都明白了。肖逸山喜欢辰妃。自然不想让皇上染指。所以才会下蛊!一定是这样!

“回太后!辰妃刚刚进宫了”冬梅忽然进来,带给太后这条消息。如同撞到了枪口上。下一刻太后大吼“将辰妃带来。速请皇上!”

皇上在养心殿正在品茶。想到下午就能见到辰妃。不由高兴起来,终于听到了辰妃进宫了,忽然又有人来报。说是直接被太后请走了。皇上这边正纳闷,冬梅忽然急匆匆进来。开口就说太后请。皇上更加纳闷。路上急切的问了冬梅几句。大致的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带着无比震惊,和辰妃几乎是前后脚进了太后宫里。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进宫看见地上跪着的辰妃脸色雪白,又瞧见下手坐着的王廷贵和天元大师。心中疑惑万分。

太后恶狠狠的看了眼地上的田颖,冷笑起来“这jian人做的好事!皇儿,我们都被她和那个奸夫蒙蔽的好苦!要不是今日我不甘心又派了探子去查探。也不会看见他们相拥相偎!”

“母后……你可有证据?”皇上皱眉就是一句。

太后自然知道皇上不会那么容易相信。冷笑“证据。当然有!皇儿,你可以先问问这个jian人。你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皇上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缓缓踱步到田颖身边。轻声问“爱妃。母后所说的,可都是真的?你知道朕生的是什么病?你和肖逸山真的有私情?”

面对皇上那面如死灰的失望之色。田颖忽然觉得他非常可怜。也许爱是没有错的,虽然他爱错了人。想了想。田颖还是摇头。不到最后一刻,就算是为了肖逸山,她也不能承认。

“jian人!你居然还不承认。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狠狠的打!”

“慢着!母后……你又想屈打成招?”皇上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田颖的否定让他的理智回归了几分。也许这又是母后设计下的什么圈套。目的无非是杀了辰妃罢了。

太后没想到皇上居然又阻拦。当即恼怒的火冒三丈。眼看着就要发作。一边的王廷贵忽然开口“皇上……辰妃有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且先不说,老臣到是找到了可以医治皇上疾病的人了”王廷贵随即将天元大师又介绍了一遍。

皇上听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朕中的是蛊毒?而且是肖逸山所下?哈,真是荒谬。皇廷守卫森严,他又是如何进来的??”

王廷贵狡黠的笑了起来。有意无意的扫了眼辰妃。皇上立刻动怒“哼。你的意思是,肖逸山是被辰妃放进来的?朕才不回信你这套鬼话!你的目的无非是帮着母后罢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天元大师,忽然阴沉沉的笑了起来“皇上年少心高。为了心爱的女人这样自负,到也难得。只可惜,古来最伤人的摸过与情~皇上既然不信,那可让老夫治上一治?”

皇上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上位的太后生怕他发怒不配合。旋即放下骄傲,哀求“皇儿,就算其他的都不算,可是这疾病却是事实上,如果大师能够治好你,那试一试也无妨啊”

王廷贵也撺掇“是啊,皇上,宫里太医束手无策,不如就试一试吧”

在两人劝慰下,皇上最终答应下来。天元大师冷哼一声,随即从身上取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了王廷贵手中“去给皇上闻一闻。记住,只是闻一闻。若是皇上真的中了蛊毒,就会有反应,若是没有。那自然是和肖逸山没关系!”

王廷贵也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这才拿着瓷瓶靠近皇上。随即将瓶子递给他,皇上深深的在那瓶子底下闻了下。转瞬,%腔里便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而且这感觉居然是越来越重,到最后,就仿佛涌到了嗓子眼般。一个没忍住哇的一声便吐了出来。

王廷贵欣喜的围了过去,一眼就看见地上黑色的指甲盖长短的几条黑色虫子。皇上睁着眼睛惊恐的后退了几步,看着地上虫子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看来定是肖逸山这臭小子下的了”天元大师忽然大笑起来。虽然打不过师兄,但能杀死他徒弟也是件叫人高兴的事情。

皇上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双目盯着地上蠕动的虫子,心头作呕的同时却也充满无尽的悲哀。没想到自己堂堂帝王,居然争不过一个平民百姓。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女人要这样对自己呢?

“来人!给哀家将辰妃打入死牢!”不等皇上回转,太后已经怒不可遏的发出了命令。她知道,此时此刻,皇上一定不会在阻拦了。事实上,皇上也的确没有在阻拦。而是……晕了过去。

第四十九章反抗

皇上虽然昏了过去。可是也仅仅就过了一个时辰就清醒了过来。也许是心理太多的事情,让他昏迷的时候都不能放下心来。以至于迷糊中也不停的念着田颖的名字。

太后和王廷贵一直都是寸步不离的守在皇上身边。见他稍微好转,太后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拉着皇上的手开始哭。

“皇儿啊……你可不要吓母后。母后知道你的难过……可是为了她不值得啊……”

太后的话语闷雷般隆隆的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砸在了他的心上。感情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与否吧。如果要衡量值得不值得,那么这份感情也不至于伤筋动骨了。他是贵为九五之尊,可是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少年人,情字入骨,痛起来也不比旁人少几分。

王廷贵看着这样的皇上,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不过相比于太后的悲伤,却也有着自己的庆幸。幸亏这个辰妃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也幸亏机缘巧合发现了天元大师。否则,以皇上对辰妃这样深的感情,若是他们利用起来。哪里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上才渐渐有了起色。迷蒙的看着面前一直不停哭泣的太后。终于出了声音“母后……儿子很好。你不必难过了”

太后猛不丁听见声音,抬头去看,就发现皇上的确是收敛悲伤之色,那双眼睛忽然变成了从前的精明果断。心里一惊,只怕是回光返照。不由焦急的叫“皇儿,你若是不痛快千万别憋着,你这样叫母后……”

“朕没有事情了!辰妃的事情就此作罢。母后……儿子知错了”皇上忽然掷地有声。伴随着这决绝的话语,还有渐渐恢复的龙马之气。

太后盯着他的眼睛,揣摩了半刻。觉察并非是伪装顿时惊喜万分。

“好,这样就好。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若你喜欢,等着病彻底好了之后。咱们在天下大选就是了。皇儿,你别忘记,你是堂堂的皇帝。儿女私情断然不能深陷其中的”

“儿子知道了。母后放心”

皇上冷淡的回应。随即看向一侧王廷贵,虽然辰妃现在已经下了天牢。可是他的耻辱还没有彻底完结。那个谎称自己是辰妃表哥的肖逸山,还有向自己下**的仇。他还没有了断!

“舅舅!肖逸山可抓起来了?”

王廷贵见皇上果真恢复了精神,心里舒了口气,当即回答“是,老臣已经派人去抓捕了。另外,皇上……柳儿……”

“柳儿?她又怎么了?”

“回皇上,柳儿和肖逸山狼狈为奸。老臣怀疑。肖逸山进宫下**,其实是受了柳儿的帮助”

“混账!朕待她不薄。如何这样算计朕。柳儿何在?”

“已经关押起来了。只能皇上醒来处置”

皇上阴鸷的冷哼一声,随即在身边公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穿戴妥当大步走向养心殿。他到要好好的审问审问这个柳儿。如何会发生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情!

半柱香后,柳儿就被从牢里提了出来。面对这个许久不见的主子。柳儿一时间有些恍惚。和上次见面皇上不知道哪里就有些不同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皇上才是她熟悉的那个人。“柳儿叩见主子”

“哼。你还知道朕是你的主子?朕还以为你已经把肖逸山当主子了!”

柳儿想说什么,看到旁边王廷贵在场。随即大无畏的开口“主子。奴婢有话单独和主子汇报,主子可否在信奴婢一次,先叫王大人回避下?”

王廷贵眉头皱了皱。不等皇上说就已经叫“哼,你这吃里扒外的,留着你,不知道还要对皇上怎么威胁。我怎么能放心!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避开老夫!”

皇上被王廷贵激怒,不禁也对柳儿声色俱厉“王大人是朕的亲舅舅。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了”

柳儿无奈。叹了口气这才说“回皇上。柳儿并没有做对不起皇上的事情。至于里应外合肖逸山更是荒谬。全部是王大人栽赃陷害罢了。王大人早就有了谋逆之心。在主子您生病期间。拉拢朝中大臣,私自招募部队,还联络前朝将军,以图逆反。在此之间,他还几次三番拉拢我,让我帮助他造反。柳儿无奈之下才和肖逸山走进,只为联合对抗王廷贵!”

柳儿的话刚玩,王廷贵已经激动的叫起来“一派胡言!信口开河!谋逆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皇上是我的亲侄子。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哼,好一张颠倒是非的嘴。枉费皇上那么相信你,你就是这样对皇上的?”

皇上阴鸷的看着柳儿,虽然柳儿说的话的确太过于叫人震惊。但是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清明。想起柳儿这么久的忠心,又不得不思量三分。

柳儿见皇上病没有当即斥责她,心中一喜紧跟着继续说“主子,奴婢说的句句属实。肖逸山虽然和田颖的确有私情,但对皇上却并没有异心。皇上如果不信,可以传肖逸山上来。他知道更多王廷贵的阴谋!”

王廷贵没想到皇上到现在还在相信柳儿,顿时有点慌乱,在加上说出肖逸山居然还掌握着他更多的证据,不由恐慌起来。“皇上千万不要相信这妖女的话,她已经和肖逸山是一伙的了。皇上难道忘记辰妃的背叛了吗?”

提起伤心处,皇上浓眉皱起,怒火忍不住的窜了起来。柳儿恼怒的看了眼王廷贵,随即喊“主子,辰妃的确该死,可是王廷贵谋逆更是大罪.主子切不要中了他的激将法,延误了国家社稷啊”

王廷贵焦急的就要辩解,皇上终于开口阻止道“好,去把他带上来”王廷贵听闻此话,顿时出了一声冷汗,忐忑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在说不出什么了.

不一会的功夫,肖逸山就被带了上来.皇上盯着他,恨不得当即就将他处死.可是一想起柳儿的话,最终还是耐着性子询问了下去.

“肖逸山,你好大的胆子.欺瞒朕就罢了,居然敢下毒害朕?你知道不知道,只是这一项罪名就够你千刀万剐!!”

肖逸山不卑不亢,淡笑“草民知道。不过皇上叫我来,恐怕不是问我这些的吧”

“好你个肖逸山,到这个时候还这么嚣张。皇上,不必听这个混账在说下去,老臣建议,直接将他处死。”

“王大人这么着急想要处死我?难道是怕自己的行踪败露?”

“你……你胡说!老夫光明磊落,一心为国,有什么可怕的?”

“哦,真是这样的话,大人又何必那么着急呢?王大人恐怕还不知道吧,东南的押运军粮的车都截断了去路了。不知道3万大军这会饿成什么样子了。到时候,将领们恐怕就要找王大人麻烦了。还有王大人家中仓库里,秘密储存的龙袍不知道是否是做给皇上的呢?”

王廷贵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些机密他怎么会知道呢?自然,被震惊的也不止是王廷贵一人,柳儿和皇上同样震惊万分。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证据在哪里?”

“证据?哈,皇上只要派人去查一查就知道了。现在王大人的部队还困在东南的十字坡基地那里。至于家里,那就更容易了”

王廷贵至此彻底的瘫软了下去。没想到自己精心布置了一场,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了。所有的不甘心,此时只能化成恶毒的诅咒出口“肖逸山!你这个混账!我诅咒你下地狱不得好死!老夫和你拼了……”

眼看着王廷贵发疯,肖逸山随手一点,就将他打晕过去。上位的皇上虽然对王廷贵如此异常愤怒,但是对于在自己面前,还敢如此嚣张的肖逸山同样愤怒无比。冲口而出一句“全部给朕压入死牢!”

随着肖逸山和王廷贵同时被打入死牢。皇上立刻又下旨叫人去搜查王廷贵造反的证据。两天后,当所有的事实没揭穿。最受不了的自然是太后。

柳儿因为有功,又加上并没有帮助肖逸山下毒,最终免除了处罚,依旧在皇上身边行事。王廷贵的余党也被短时间内清楚。虽然这次的祸起萧墙最终没能成事,可是留下的疑点却叫柳儿和皇上都纠结无比。

肖逸山究竟是什么人,如何能够这么短时间内就查明王廷贵背后的所有计谋。还有他又是如何轻易的就进入皇廷给自己下毒?

第五十章。死牢

阴沉沉的死牢里。肖逸山被关在了最里面的一间。现在所有的事情基本已经了结了。他对这个国家已经算是尽心尽力了。剩下的,自然就是在解决眼前的事情了。随着夜幕降临。肖逸山仔细查看了一下牢房很快就发现了一处破绽。按照之前皇宫里的内应所说。肖逸山当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牢房里出走了出去。长长的走廊里,两排全都是牢房。看押犯人的士兵都在上一层。只要肖逸山行动迅速。不要发出什么过分的响动。就不会引上面的士兵下来。提了一口气肖逸山开始缓缓地沿着一侧牢房向前走去。不一会儿的功夫,转过一个弯就看见前面的牢房里一个单薄的影子。不是别人,正是田颖。

几步走了过去。田颖正在靠着墙壁上浅睡。短短几天的时间,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庞消瘦不堪。不知道进来之后她吃了多少苦头,一想到这里肖逸山的心都在隐隐作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现在他再没有什么犹豫了,带着饱含深情的一句呼唤,轻轻地从嘴里吐出。“小颖”

仿佛是睡梦中听见了这一声深情的呼唤般,田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隔着栅栏,忽然就看见了那张睡梦中出现的面庞。

梦呓般惊喜地叫“是你吗,肖大哥”

“是我,小颖!是我。”肖逸山说着。拿出手里的一个弯钩,熟练地打开了牢狱的大门。随即走进去,一把将她抱住。

“小颖。你受苦了。是我的错,不该让你陷入这么深。现在我就带你走,我们永远的离开这个地方。我答应你,这一生都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肖大哥。我不委屈,真的,我一点都不委屈,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你看,你现在不是来了吗?只要有你在我的身边,哪里我都不会害怕的。”

肖逸山动情地望着她,这个傻丫头。为什么对自己这样痴心?难道仅仅就是因为自己救了她。到现在,她还以为,自己仅仅是她的救命恩人吗?

“颖儿。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样相信我。我带着你浪迹天涯,可没有皇宫里这些锦衣玉食。而且,皇上是真的喜欢你。为什么最后还是要选择我?”

田颖没有想到他会在此时问出这样的话。过了好半刻才抛却了矜持浅笑起来。“肖大哥。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从第一次见面的感激。到后来和你认识得越久。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越深。我知道皇上是对我很好。其实到现在我已经不再去恨他了。可是我真的无法去爱上他。因为在我心中。已经站满了一个人。无论他是否救过我,无论他对我怎样。我都无法再去忘记他。那个人就是你啊,肖大哥。”

肖逸山听着这番表白。内心里唯一一点遗憾也已经一扫而空。现在他只想着尽快地带走田颖。然后和她浪迹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再分开他们。

“好,那么我们现在就走。”肖逸山说着一把拉了她起来。两个人手牵手地往出走去。

田颖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不由奇怪地小声问道。“肖大哥,我们要怎么样出去呢,这里可是皇宫守备森严”。

肖逸山眼睛盯着前方,走到一半的位置,忽然停了下来向着一侧的牢房靠近。不等田颖再问什么。那个牢房上面一层忽然开了一个大窟窿。这声音巨大,上面几个守卫顿时往下跑来。肖逸山低声就说“有人已经过来接应了。这是我进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快走。”

两人很快就从上面窟窿放下的绳子接了上去。没想到牢房外面正好是皇宫御花园的城墙附近。借着月色。田颖这才看清楚,接应的人有好几个。随着它们上来,这几个人一哄而散,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开。肖逸山则拉着田颖向东南方向跑去。

“颖儿,你坚持一下,只要过了东面的角门,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肖逸山边跑边说了一句。也就是他的话语刚刚落地。柳儿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着他拉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终于要奔向自由。柳儿的心里即悲伤又为他高兴。可是她也有自己的使命。不能轻易就这样放他过去啊。这是不是皇上在考验她呢?

“肖逸山,很抱歉。你不能带她走!”

面对着这个曾经并肩作战的女人。肖逸山有过感激。可是现在。他决对不会因为要顾及她的感受而丢下田颖。下一刻肖逸山决绝道“你以为你能留下我”

柳儿点点头,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身边的黑衣人纷纷把刀。之前一哄而散的人忽然间又四面八方的围了过来。转瞬两帮人混战在了一起。肖逸山把田颖安置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和柳儿转瞬打在一起。就这样一炷香的功夫。虽然柳儿的人数众多,可是肖逸山这边的人武功明显要比他们更高强一些。打了半天居然是平局。

只是随着皇宫的御林军越来越多。局势渐渐发生了变化,肖逸,就算是武功再高强,也经不住这么多的人围攻。眼见着肖逸山体力不支,开始节节后退。藏在石头后面的田颖心急如焚。忽然之间,一个树上的弓箭手乘着场上混乱。嗖的放出一箭。眼看着那弓箭直直地就奔着肖逸山而去。一侧的田颖看得清楚,紧迫中,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扑了上去。一声惨叫,叫场上的两方忽然都呆住了。肖逸山眼睁睁地看着那支箭就这样射进了田颖的%腔。那一刻他的心脏仿佛裂开了一般。那支弓箭仿佛不是射在了田颖的身上,而是正好射在了他的心脏上一样。不知道是怎样走近她的身边,看着她缓缓的倒下。肖逸山站在一侧。睚眦目裂的嘶吼“不,这不是真的,颖儿……”

就在田颖倒下的最后一刻,肖逸山颤抖的跪了下去一把将她纤细的身子抱进了怀里。鲜血染红了她雪白的亵衣。苍白的面颊如同雪一样。肖逸山从来没有如此痛苦过,生生的逼得他的眼眶都泛了红。

“肖大哥……你快走……不要管我……”

田颖努力地想让自己的声音大一点,可是那虚弱的声音就仿佛在耳边轻轻地叹息般。叫人更加心痛。

肖逸山想说什么,却深深的堵在喉咙上。说不出来一句话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远处的柳儿看着这一幕。也不禁为他们的痴情感动。也许自己从头到尾都爱错了人。错付了心。爱情就是这样自私吧。如果现在自己为了肖逸山而受伤,或许肖逸山也会有感动,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痛吧。暗自叹息一声,柳儿收回了思绪。看了看眼前形势。忽然叫“把这个逆贼抓住。”

随着柳儿的一声大喝。发呆黑衣人们反应过来。再一次的扑向了肖逸山。柳儿也走到了他的身边。肖逸山一边抱着田颖的身体,一边和柳儿打斗。“你快点走,我会想办法将她送出去。否则你们谁也走不了。”

这句话传进肖逸山的耳朵里。让他一愣。但转瞬明白过来,柳儿这是在帮她。只是要他如何能够放手呢?柳儿仿佛看出来了他的犹豫。乘着他发呆,一把抢过了他手里抱着的田颖。怒呵道。“你还往哪里跑。这么多人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跑得出去……”

肖逸山无奈之下也不再执着。打了一个长长的口哨,招呼手下的人。开始向着东南方向快速跑了过去。柳儿的人向那边追过去。但没有田颖的拖累,肖逸山他们一行人很快就消逝无踪。望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田颖。柳儿抱起她就向着太医院走去。虽然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要让这个女人去死。可是在见识过她的勇敢和善良以及肖逸山对她的痴情后。她的这份想法早已经灰飞烟灭。如果自己真的得不到。那么如果她能得到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第五十一章真相听闻肖逸山逃狱。最恼怒的莫过于皇上,不过他到是没有惩罚柳儿,只是限令她务必要将肖逸山捉住。下了命令之后他自己则亲自去了太医院去看望田颖。

本来到了这一步。他实在不该再有一丁点希望了。可是听见她要死了,他的心又是这样难过。控制不住地想要再来看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都好。

弥漫着药香的寝室里。田颖苍白的面颊,紧闭着双眼躺在雕花大chuang上。皇上一步步缓缓地走到她的跟前。从上到下打量着面前的人。太医说她伤得很重,能不能活就看她自己的意志力。他就这样看着,忽然又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张艳若桃花的面颊。让他以为是仙女下凡惊艳到无可自拔的地步。后宫三千佳丽,可他独独想要她的心。她如果死了,无疑这种遗憾将伴随他终生

深深的叹息。皇上牵起了田颖的手。这双手柔若无骨白净修长。他第一次握着她的手的时候。心都要融化了一般。如果可以,他多么想就这样一直握着直到永远。可是她选的却不是他。他自问给了他所有能给的所有了。为什么她的心却不能给她一点点呢?不知不觉,他也红了眼眶。帝王的眼泪是尊贵骄傲的。此刻却落在了她的手上。终究是自己爱错了人吧。

皇上最终放下了田颖的手就这样离开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来看望田颖。在往后的岁月中他再也没有见过她。那一次之后,他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既然美人得不到。那么他也只有好好地经营着江山。虽然王廷贵已经被铲除。可是他还没有忘记那个居然能够轻易扳倒王廷贵的人——肖逸山。这种种的事迹之中,他*感的发现肖逸山的势力庞大。如果不除掉他,总是他的心腹大患。。所以对田颖的所有遗憾。现在也全部转化成对肖逸山的痛恨。现在他也知道柳儿对肖逸山的那那份感情。所以,在发出命令没几天之后,又特意安排了自己另外一队亲信协助柳儿一块追查肖逸山的下落。柳儿自然知道皇上的不信任。可是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能做的也只有尽快找到肖逸山,告诉他劝他离开京城。不要再回头去找田颖。

一连十几天过去。田颖依然是昏迷不醒。而肖逸山也没有任何下落。皇上一天比一天沉不住气。猛虎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到今天,皇上终于不再忍受。一早就传来曹公公下了一道旨意。原来,皇上决定用田颖做诱饵。如果肖逸山真的对田颖情义深重。那么他一定会出现。如果他不出现。将来如果田颖清醒,或许也能放下这份感情。

紧跟着皇榜张贴的京城到处都是,肖逸山藏身于京城之中,自然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只是肖逸山的人也很快就分析出来这一定是皇上的陷阱。力劝肖逸山不要上当。而其中最担心的莫过于柳儿。因为她比谁都知道肖逸山对田颖的感情。面对这急迫的时刻。柳儿托江湖上的朋友全力打听肖逸山的下落。终于在两天之后打听到肖逸山的下落。

原来肖逸山并没有远走。而是藏身于京城附近的山里。得到消息,柳儿一个人悄悄地摸索了过去。终于在深山处见到了肖逸山。彼时落叶纷飞肖逸山和柳儿两人狭路相逢。肖逸山自然是惊讶万分。柳儿也不与他废话开口就劝“你必须走。别问我是如何找到你的。明知道皇上是用田颖做诱饵。只要你敢出现,必死无疑!”

肖逸山见她说得透彻。也不再掩饰“我知道,可是就算这样我也必须去。你不必劝我了,如果没有颖儿。这世上于我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柳儿仿佛是意料到他的回答。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我是劝不住你的。不过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究竟是谁?也许这次去了,你就是有命无回。还不如告诉我别让我有遗憾呢。”

肖逸山淡淡的笑了笑。“遗憾最美,有时候糊涂比聪明更快乐。何必执着于答案呢?我是谁都不重要吧,我想更重要的是,我们曾经有一段友谊。这还不够吗?”

柳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本来我也觉得已经够了。可是皇上不这样觉得。你的身份决定了我是否还能继续在皇上身边。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哦。那么你还想继续在他身边吗?如果想的话,那你就更不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不想。那就没必要知道我的身份”。

柳儿见他怎么也不肯说。不由恼怒起来。“哼,如果按照你所说,那我杀了你,岂不是更加得到皇上的重用。而且如果我想效忠于皇上,也只有杀了你才能表达我的忠心吧”。

“你不会。如果你想动手就不会放我走”。

“那是之前,不代表现在。之前我还对你不死心,但是现在我已经彻底死心了。你不相信我会杀了你?”。

“当然不信”。随着肖逸山的话语落地,柳儿忽然拔剑冲了上来。两人几个回合之后。肖逸山忽然翻身将她压倒。随即夺过她手中的剑,堪堪指向了她的脖子。柳儿冷冷地看着他。“你杀了我。对我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你以为这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真的好过?我还要谢谢你!”。

肖逸山无奈地摇头“我什么时候想过要杀你?柳儿,伴君如伴虎。皇上多疑,你在他身边迟早有危机。何况你和我曾经走得那样近过。一旦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对你永远不可能再去重用”。

柳儿看着那双认真的眼睛。最终无奈地叹气“我知道。可是总是有些不甘心。我自幼跟在他身边,将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他。如果这普天之下真有一个人算是我的亲人,那也只有他了”

“柳儿。我明白。可是你要相信外面的世界,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还有许多的事情值得你用尽一生去做。相信我。只有放下才能得到更好的”。

肖逸山说完,缓缓的把剑交到了柳儿的手里。对她最后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大步向着山下走去,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在那之后,柳儿果真辞去了在皇上身边的密使任务。关闭了暖春楼。回复了一个平凡的女儿身。很久之后。柳儿终于也等到了自己的幸福。在江湖上与另外一个年轻少侠喜结连理。成就另外一段传奇。

自然,那都是后来的事情。眼下的柳儿最头疼的则是如何向皇上禀明自己的立场。

当天下午柳儿回到了皇宫。皇上自然少不了问她找到没有肖逸山。而她的回答也只能是没有找到。也许是厌倦了这样的回答。皇上终于发怒了。

“柳儿,朕待你不薄。朕就不相信,你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亲密。你没有他一点消息。还是你故意瞒着朕?”

柳儿知道皇上总有这样一天。叹息一声,终于说出了自己下午做好的决定“皇上。经过这么多事情,柳儿发现已经不适合在皇上身边继续做事。还请皇上看在柳儿追随皇上这么多年的份上,放柳儿一条生路。让柳儿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

听到这个消息,皇上更加确定柳儿知道些什么的。阴鸷的看着他半天才说。“你知道了他的身份对不对。这才是你不想效忠于朕的理由吧?”。

“皇上。柳儿并不知道,柳儿承认对肖逸山的确有过别的想法。可是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柳儿再也不想……至于他的身份,肖逸山也的确从未告诉过柳儿”

皇上不信任的在她脸上扫了一圈。冷哼一声“柳儿。朕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背叛朕。你说的这样光明堂皇。你以为朕会相信?既然你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那么我不妨告诉你。他和前太子赵屹有着非常大的关系。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可是能肯定是他们一定有着什么联系。所以你觉得朕会放你走吗?”

柳儿并没有太意外,其实她也早已经怀疑到这一点。现在被皇上说破。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看来肖逸山说的不错。皇上已经对她起了这么大的疑心,再解释也没用了。默默心里叹了口气,柳儿开口“那好。柳儿全凭皇上做主了”

皇上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忽然出声,“既然你愿意听我安排,那么就只能先委屈你在牢里呆着了,等我调查清楚这件事情之后。再来商量你的去留。放心,你跟我这么久我也不会亏待你。只要查明你和他并没有什么瓜葛。朕依然还会信任你”。

柳儿却只是苦涩的笑了笑。在也没有说话。伴君如伴虎。一旦有了裂缝,还真的会有散开的时候吗?肖逸山说的对。自己也许已经放下得太迟了……

第五十二章诱饵

三天之后,依然没有肖逸山的消息。这对于皇上而言,实在是难以忍受。只要有他的一天,他就会心绪不宁,虽然对田颖有着一份不舍得,可是如今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最终,他宣布下去与明日午时宣武门斩首。

几乎是皇榜贴出去的时候,肖逸山就收到了消息。此时最心急的莫过于他。可是贸然前去的结果也只能是一个。不到万无一失,即便他做好一死的心,也不想田颖因此丧命。

无论各方人马的心思是如何的。时间都不会停留。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很快就到了午时二刻。京城百姓也都知道了辰妃要被斩首。对于这个一朝飞上枝头成为凤凰的传奇女子。百姓们自然也是好奇万分。

宣武门附近早就被围的水泄不通。等着浑浑噩噩的田颖被囚车带出来。百姓们交头接耳闹成了一团。而囚车里的田颖对着一切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自从受伤之后,她就这样一直昏迷。虽然身体的伤口早已经痊愈,可是始终是浑浑噩噩不能清醒。即便现在摇摇晃晃的囚车中,也是由两个执行的人扶着罢了。

想起从前那个天真浪漫的田颖,才看今日囚车里浑浑噩噩的田颖,有见过从前她样子的百姓,都是唏嘘感慨。而最为痛苦的,还要莫过于隐藏在人群里的金家一家人。

短短的半个月不见,在见做梦也想不到居然就是在这生死离别之际!金成龙眼含热泪眼巴巴的看着晃动的囚车路过,手里却紧紧攥着一直想要向上冲的杜兰兰。

直到那囚车过去好半刻,人群都追随囚车走远,金家一家人才仿佛从噩梦中清醒过来般。杜兰兰坐在地上放生大哭了起来。直哭的不能自已。

“小颖……爹……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小颖……她到底怎么了……爹,你告诉我,我不要小颖就这样死了……皇上不是那么宠爱她么……为什么!”

看着痛哭的杜兰兰,杜姨心痛的一把将她拦在怀中。陪着她也哭了起来。虽然他们之间认识的时间不久,可是田颖的乖巧和多舛命运都叫她心疼到骨子里。看着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居然如此命运,她的心不比做亲娘的痛少几分。

金成龙看着两人痛哭,和金皓无奈的对视一眼,收了悲伤心情,不得好言安慰“好了……还不到那一步,你们先不要这样。也许还有转机也不可知。小颖福大命大,不到最后一刻,咱们都不能放弃……”

“爹……呜呜呜,你别安慰我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杜兰兰不劝还好,越劝眼泪就流的越多。

金成龙叹息“爹知道你心痛,爹的心何尝不难过呢。可是,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不管。就算是劫法场,我也不许小颖就这样死了”说着话,就挣脱了杜姨的怀抱,作势冲出去,吓的金皓扑过去牢牢将她抱在怀里。

“你疯了……别说你根本不会武功,就算你再好的武功又能打的过那么多人呢吗?”

“那你说到底怎么办?哥,难道你也能眼看着小颖死吗?”

一句话问的几个人都面色沉了下来。可是不舍得又能怎么办……正僵持着,不远处的法场忽然响起人群的骚动。一声尖叫赫然传了过来“劫法场了!!”

金家几个人愣住,反应过来慌忙赶了过去,还没到跟前,就听着内中一片厮杀之声,周围百姓抱头鼠窜,为空避之不及。他们几个人还见缝插针的往里面挤。

直到近前,几人才看清楚,果真是有人劫法场了。那几个人清一色的黑色衣服,蒙着面也看不清楚谁是谁。不过金成龙却从其中一人的身形分析出来,那人定是肖逸山不可!

金成龙想的不错,来人的确是肖逸山。田颖被处死刑。他怎么可能不来呢。不过,这也并不是他最终的目的。皇上既然敢演一出这把戏,自然是埋伏好了天罗地网。要自保都难,怎么可能带的出去田颖呢。他要的也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到这个时候,金成龙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嘱咐金皓带了杜兰兰母女先回去,随手拿了帕子遮住脸也冲进了打斗的人群中。

皇上果然是埋伏好了大队的人马。三千御林军从各个角落里窜出来,将小小的法场围的水泄不通。肖逸山仗着自己的功夫高强,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那一袭黑衣上,沾满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而他却始终站在一袭白衣的田颖身边。

本是晴空万里的天气,仿佛也被这样肃杀感染,忽然间就变的阴霾起风。长风刮起了田颖乌黑的头发,丝丝缕缕的缠绕在风中,配着肖逸山矫健的身影,成了一首叫人震撼的绝唱。

不知道就这样多久,眼前的尸体越来越多,就像杀不完一样,四周的御林军总是会第一时间填补上来。就算再好的体力也支撑不住那么久的厮杀。看着身边黑衣人们一个一个倒下。最终肖逸山也没能坚持住,赫然倒在了田颖身边。

她还是那副僵硬的面孔,没有一点表情,就仿佛眼前的人不认识般。肖逸山心痛的看着这张本该是有着灿烂笑容的面庞,终究昏死了过去。

在清醒的时候,肖逸山没有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在死牢里了。恢复了神智,肖逸山又想起了临昏迷前看见的田颖的脸。显然,她的心智受损已经变的不认识自己了。否则不会有那样僵硬的表情。虽然心痛,现在却也有些庆幸。庆幸她没有看懂那番在她眼前上演的血淋淋的杀戮。

长长舒了一口气,肖逸山终于从噩梦里清醒过来。其实,他何尝想去杀那么多人呢。没想到,皇位之争的时候都没有死这么多人,如今却又上演了一次。

缓缓闭上眼睛靠在墙壁处,想到马上就要与皇上对峙,许多的前程往事忽然又浮现了出来……

那年,他还是只有10岁的少年,田颖,也就是艾瑶随着她爹进宫来。那一年她才只有7岁,粉雕玉琢任谁见了都万分喜欢。看着她因为找不到爹爹哭的梨花带雨,小小的少年心痛的替她擦干泪水。就是那次见面,他喜欢上这个天真无比的姑娘。

自那后,他打听她的点点滴滴、知道了她是丞相艾鸿泰嫡亲小女儿。那时候他最盼望的事情就是艾瑶可以进宫。每次她进宫,他都要带着她好好的玩一圈。看着她露出笑容,是他最大的成就。可是随着年龄增长,艾瑶为了避嫌,渐渐的越来越少的随着他爹进宫了。就算偶尔见到,她也总是一副怯怯的样子。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有一次堵着她逼问才知道,原来她是怕他的太子身份。因为宫里的妃嫔知道了他喜欢她,悄悄的问过她是否愿意做太子妃,将来的皇后,小小的艾瑶不懂得那是什么意思。于是妃嫔们就告诉了做皇后的好,同时,也将这后妃的血淋淋讲给了她听。从此后,艾瑶开始惧怕这皇宫,连带着也开始惧怕起了他……

记忆打开了窗户,呼啸着飞扬在脑海里,直到曹公公的声音忽然想起,打破了所有的回忆。

“肖公子,你可真是胆大包天,这个时候还能睡得着。真不愧是叫皇上惦记的人。行了,别睡了,跟洒家走吧”

肖逸山缓缓睁开眼睛,不在意的笑了笑“好说。有劳曹公公亲自来接我”

“那是,你这贼子也算是个人物,居然敢凭一己之力和三千御林军作对,不得不叫人佩服。只可惜为了一个女人,实在不值得。有这身本事,效忠皇上,不知道会有多好的前程”

“哦,曹公公这样觉得?是啊……如果不是皇上逼迫,其实,原本我也的确会有个好前程的”

曹公公没明白他的话,还只当他是讽刺皇上狠毒,冷眼撇了他一眼冷哼“真是不知好歹,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你就等着掉脑袋吧”

“那就不劳曹公公操心了。公公有那个心,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多赚点银子吧”

曹公公面色大变。刚要开口问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在宫里做的勾当,牢门外几个御林军已经上来接引。肖逸山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瞬随着御林军走向了养心殿!

第五十三章对峙

在贴身侍卫的带领下,肖逸山很快就到了养心殿。皇上早已经正襟危坐等着他,今日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个了结了。无论是政治还是感情!

皇上打量着面前一身血迹狼狈的肖逸山,率先露出了胜利者姿态般的微笑。

“你终究还是来了”

肖逸山不在意的笑了笑,揉了揉刚刚被松绑的手腕回“是。我当然会来。这不是你早已经算好的吗?”

“好,痛快!不愧是田颖喜欢的人,这点上朕也不得不佩服你。那么朕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说出背后之人,朕就放你一条生路,不止如此,朕还将田颖也一并放走。如何?”

肖逸山定定看着他一会,忽然莫名笑了起来。“皇上,你可知道为什么田颖始终不喜欢你?”

皇上没想到他会忽然提起这个事情。虽然田颖已经成了他心中的遗憾,但有机会能够知道原因,任谁也不会放弃,犹豫了下便问道“哦?你又知道?”

“我自然知道。其实,如果没有皇上,恐怕田颖也不会和我在一起。这点上,恐怕皇上也不知道。这或许就是世人所说的命运吧”

“好了。不要装神弄鬼,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若说不出个子午卯丑,也别想朕会给你痛快”

“呵,皇上,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总是这样急性子,和小时候还真是没有变呢”

一句话完毕,皇上脸色顿时变了变。这口气声调,为何那么像一个人。可是搜寻来去,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正想着,肖逸山的声音响起“皇上。田颖其实并非姓田,你绝想不到她会是谁?不知道皇上可还记得艾鸿泰一家?那个被你满门灭绝的艾家!”

皇上蓦然睁大了眼睛,好半刻才震惊的叫“你……你的意思是说田颖是艾家人?莫非……”

“没错……她就是艾家小女儿艾瑶!艾家唯一的幸存者!你说,她如何会喜欢你呢?不止不喜欢,她还时时刻刻都想着如何杀了你,为全家报仇!你可知道当初艾家死的有多惨?只为了你的那一点点疑心!”

皇上的脸色大变,“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肖逸山苦笑“我自然知道,因为当时,我也是那一场政变的受害者!巧合的是,为了躲避,我正好救了艾瑶!你说,这是不是你的功劳?”

“哼,历来皇权变更,都要死多少人,朕也只不过是思虑细密罢了,谁人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好了,这件事情就当是朕当年的错误,朕也不再追究艾瑶背叛朕就是了。现在你可以说一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了吧!”

肖逸山冷笑“皇上觉得我会是什么人呢?”

“朕不知道,也不想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和赵屹有着什么关系?西南几位前朝将军一向和他关系交好。而且在朕登基之前,他就消失了。至今也没有消息。朕一直怀疑他和那几个将军有关系。这次王廷贵的事情,也一定是有他们的力量才会这么快阻止”

“皇上想的没错……我的确是和赵屹有关系……!”

终于听到这句话,皇上的眼睛亮了亮。赵屹这几年虽然都没有消息。可是也并不能说他就死了。尤其是和西南几位将军有染,更是叫他忧心。不除掉赵屹,总是心腹大患!这也是为什么他设计下这样的局面,却不曾叫肖逸山受伤死亡而是活捉。最终的目的无非是套出赵屹的下落!

所以可想而知,此时皇上的激动。

“好,你快说!他现在在哪里?只要你说的出来,朕一定答应放了你,哦,还有艾瑶!”

肖逸山冷笑“你真的那么顾忌他?如果你可以做好一个明君,又何必顾忌他?更何况,赵屹如果想要皇位,当初也不会消失无踪,你又何必这样执着!”

被点到痛楚,皇上面色阴鸷起来“自古以来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你没有听说过?他手握西南几位将军的交情,如何叫朕好睡?换给你,你又能睡的踏实?”

肖逸山看着他,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我当然睡的着!所谓明君,并非是权利有多大,而是有多得民心!皇上得了民心还怕一两个不轨之人?相反,皇上如果不得民心,即便拥有天下皇权,到处也都是敌人!想不到,你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居然还没有参透这样的道理!”

“朕不需要你来教!你这样想,赵屹未必如此想!”

肖逸山凄凉的摇摇头。转瞬目光如炬的看面前的人。下一刻忽然动手扶上自己的脸庞。随着手指一点点用力。皇上的眼睛渐渐越睁越大,最后随着那张人皮面具落地,一声刺耳的惊恐尖叫终于从他的嘴里发出“赵屹!你……你居然是赵屹!!”

肖逸山那张英俊的面孔,如今却成了带着一条淡淡疤痕的赵屹。看着吃惊的皇上了然的轻笑“三弟,别来无恙”

“你怎么会是赵屹……你怎么会是他”

听着皇上舆论无次,赵屹无奈的笑了笑“依旧是拜你所赐。你不记得你当年如何追杀与我?为了躲避,我也只能毁掉自己的面容。幸好,有当年师父教自己的一套易容术。这才能够继续行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皇上才从震惊里恢复过来,看着面前人阴沉沉的就问“那么你现在打算做什么?要朕的皇位吗?”

“我说过!我对皇位没有兴趣,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夺取皇位。如果我想,当年不会走!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只要带走艾瑶而已”

皇上半信半疑的打量他,“真的就是如此简单?皇兄,这可是本来属于你的皇位。你真的甘心?无论你怎么说,朕总是有疑虑,不过现在你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不如就乘此了结了我的疑虑,别在让我忐忑了。可好?”

赵屹知道他必定是不信任自己。这样好的机会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如果真是重手足情谊,也不会在当年苦苦追杀自己了。

“你以为你真的能留住我?如果我告诉你,我手中还留着父皇的虎符,你信不信?”

“什么?你居然拿着虎符?怎么会这样?”

赵屹感概的叹息“当年父皇知道我不愿意继承皇位,本来就是打算传位与你。只可惜……你太过焦急了。不过,他也看到了你的焦躁。所以早早就给了我虎符以防万一。有了这虎符,便可以调度西南的几位将军。他们手中的兵马足够灭了京城势力。虽然平时他们还归于皇上管理。可是一旦见虎符,便必须听从掌符之人”

“你……你撒谎!我不信父皇会给你什么虎符!你只不过是吓唬我罢了!一定是这样!”

赵屹冷笑“是吗?那不如叫你的人去查看下京城3百里之外的情况吧。也许。现在他们就已经快接近了”

皇上脸色大变,犹豫了下,立刻传下了旨意。期间赵屹和他在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一炷香后探子回来慌张禀告“回皇上,城外500里处,发现大军压境!”

随着探子的花落,皇上一直高高在上的骄傲瞬间崩塌。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赵屹,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说过,我只要带着艾瑶离开!我愿意用虎符换取我们的自由!三弟。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吗?如果我想与你争夺,当初可以,王廷贵叛逆时我也可以,就是现在,我也能。可是我不想!对于政治,我从来也未向过参与其中!我要的生活无非是和心爱之人浪迹天涯,能如此,此生便已经无憾了……”

任皇上在多疑,此时也不得不相信他说的话。的确,赵屹如果想要皇位,多少个机会,他都可以行动!原来,这真的只是一场痴心作祟!

“哈哈哈……想不到,朕的皇兄居然是这样多情的一个人,哈哈哈哈……好,朕就答应了你。只要你交出虎符,此生我赵恒立誓。只要你不起谋逆之心,我定不会有斩草之意!世代不再来往,永世不再见面!”

皇上忽然风魔了一般大笑,边笑着边说出这段话。只有赵屹知道此时他这个三弟的一份悲苦之心。最终他是赢了皇位,赢了天下,可是也被这天下和皇权牢牢绑住,那像风一般自由的生活对于他,将只能是一个永远不能达到的美梦了!

第五十四章团员

半年后,皇榜昭告天下,辰妃和肖逸山被赐死!世上再无这两人。无论是一朝飞上枝头的凤凰,还是为了心爱之人与三千御林军对抗的传奇,都随着这道皇榜落下了帷幕。

与此同时,京城附近的吉祥庵里则迎来了两位容貌俊朗的年轻人。这两人也并非别人,他们正是梁王赵屹和艾家千金艾瑶!经过了种种磨难,他们终于在一起,此时来到吉祥庵,只为了接赵屹的母亲,前朝皇后!

无忘师太仿佛早已经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天一样。清晨就站在门前亲自迎接,直到他们上山之后相见。望着赵屹身边痴呆的艾瑶,止不住的落下了慈悲的眼泪。

“想不到,最终她会是这样的结局。真是可惜了这样好的姑娘”

赵屹却紧紧拉着艾瑶,无谓的轻笑“师太,不必为我们担忧,我相信,总有一天艾瑶会想起所有的事情。这次来,我是接母后一起走的。”

师太摇摇头,了

皇宠小辣妻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