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第73部分阅读_害羞草研究所中心 影院_丝瓜视频app下载污视频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

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少女重生驭鬼:神格读心

更新时间:2019-09-04 05:43:35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少女重生驭鬼:神格读心

少女重生驭鬼:神格读心 美颜控 著

已完结 陈大帝,苏九 重生短篇爽文

《少女重生驭鬼:神格读心》主角是陈大帝苏九,由网络大神美颜控著作的一本短篇类小说。个人要有多悲催,才能接二连三死三次。一个人又要有多幸运,能够三次死亡三次重生。且看,本书女主最新诠释:什么是史上最彪悍的重生。

精彩章节试读:

   王小西和蔡御书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一阵没动弹。

   “你相信你刚才看到的场景吗?”蔡御书用他从出娘胎之后就没有再使用过的原始嗓音说话。因为太激动了他已经暂时丧失了正常说话的能力。

   王小西和蔡御书是同样的感受。他听懂了不属于正常人接受范围内的语音。

   王小西点头。

   蔡御书摇头。

   王小西的司机猛揉眼睛,回头看自家小主子。

   “小少爷认识那位武林高手?”他问王小西。

   王小西不知道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好。

   蔡御书无奈的点头,“那是我们同学。”

   司机咂舌,“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电影里面才该有的画面。这趟出生值了!”

   王小西叮嘱司机,“别跟任何人说。这事儿保密!”

   司机了然的点头,“我不会说出去的。”

   王小西相信自家司机的保证,这个司机是个退役军人,保密守则比他爹学的都认真。

   蔡御书问王小西:“我们还要跟踪吗?”他们昨天说好今天要跟踪苏九去她家的,没想到会半路上遇到这档子事,实在太意外了。

   “不能半途而废。都跟到这里了,继续跟吧。”王小西说。

   得到明确指令的司机开车,保时捷沿着苏九走过的路往前行驶。

   

   惊魂刚定的苏九在自家门前拍干净刚才在小巷墙壁上蹭的灰尘泥土,这一停顿的时间让王小西那曾经当过侦察兵的司机找到了苏九的方位,跟了上来。

   苏九上楼。王小西和蔡御书在街道拐角的位置下车,司机在车里等着王小西他们办完事回来。王小西两人上了苏九上的楼。

   上楼的过程中王小西和蔡御书一前一后扶着楼梯,他们是头一次在这样黑暗的世界里爬这样的楼梯。

   苏九爬楼的速度不快,两个男孩儿虽然慢了一拍,但还是赶上了苏九的前进速度。

   王小西在苏九把门打开一半的情况下时候才叫苏九的名字。

   苏九在黑洞洞的楼道里努力辨认半天,才认出叫张小花的人是王小西和蔡御书。

   她愣了,“你们怎么来了?”

   王小西也知道跟踪同班同学去别人家里的行为不够光彩,但比这种行为更不光彩的行为是撒谎掩饰。

   “我们想拜访伯父伯母。”他实话实说。

   “拜访他们?”苏九没能在第一时间联想到王小西拜访张爸张妈的意图,她对自己说过的谎话记性不是很好。

   “你不是说你的英语是伯父伯母教授的吗,我们就想看看伯父伯母能不能也传授一点秘诀给我们。”蔡御书帮王小西分担不光彩的工作。

   苏九明白了。她想起来自己撒过的那个谎话,慌了。

   “他们今天都不——”那个在家的词儿还没蹦出嘴里,被打开了一半的大门从里面被拉开。

   

   “回来了怎么不进屋?”张父问苏九的同时看见了苏九身后两个男生。

   “他们是——”

   “叔叔您好,我是王小西,是张小花的同班同学。”

   “您好叔叔,我叫蔡御书,也是张小花的同班同学。”

   王小西和蔡御书极有礼貌的作自我介绍。他们说话的时候激动难耐,他们把能够培养出张小花这种顶级英语水平能力的人当作偶像。

   张父对王小西的名字感到耳熟。他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转了一下,想起来是昨天晚上他老婆跟他介绍过的本市副市长之一的儿子。

   “哎呀,稀客稀客,请进请进!”张父脸上堆满热情的笑容。

   苏九眼睁睁的看着王小西和蔡御书进了屋子。她有种谎言即将被戳穿之前的恐慌和恐惧感。

   王小西和蔡御书进了屋子才知道这座城市里真有能用简陋形容的楼房。他们还以为那该是出现在电视里或者别的贫穷城市中。

   听到声音的张母从厨房里出来,她看见冷清了很久的房子里多出了两个陌生的半大小孩,有点惊讶。

   “这位一定是张小花同学的妈妈吧?”王小西恭恭敬敬的问张母。

   张母下意识点头。

   “您好阿姨,我是王小西,是张小花的同班同学。很高兴能来您家里做客。打扰了。”王小西很正式的向张母微微鞠躬致礼。

   蔡御书做派和王小西差不多。像他们这样的孩子从小在家里学习的礼仪基本上是如出一辙,版本相同。

   张母有点浑然无措的感觉。

   苏九忐忑不安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担心现在王小西和蔡御书做的事情越多,待会儿谎话揭穿之后两人对她的怨气会越大。

   她必须制止那样的场面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我爸我妈要做事,还是去我屋子里吧。”苏九临时找理由。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三个人怎么能够呆在你的小屋子里呢?你们就在客厅里看电视等着吃饭吧!”张母没招待过如此高规格的客人,她只好拿招待她最好的亲人的模式来进行对付。

   木讷的张父只能点头表示响应张母的提议。

   王小西和蔡御书如获得金口玉律一样堂而皇之坐在客厅沙发上,当然在坐下去之前还虚头八脑的对张父张母郑重其事的道谢。

   “小花,给客人倒水啊!”张父总算找到自己的说话功能,差遣苏九去倒水。

   虽然万般不愿意离开监视王小西和蔡御书最好的场所,但是张父的命令不敢不从。苏九用百米赛跑时候才有的速度冲到厨房倒水,身后传来张父笑呵呵斥责她做事莽撞的话。

   把开水倒上后张母进厨房来,“给他们倒茶吧。开水太寒酸了。”张母觉得两杯白亮亮的透明水端出去见不得人。

   “他们都喜欢喝白开水,健康。”苏九不想给王小西和蔡御书制造揭穿谎言的机会。她要抓紧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去给他们想要套话时见缝插针打乱步骤岔开话题。

   “看来真有钱的小孩都懂得什么是最好的。”张母感叹。

   张母的亲二哥以前跟他们家族其他人一样喝白开水吃少油荤的菜,自从得到机会成为圣堂高中招生办的小职员后,他就成了家里面最有钱的人。用的东西据说都是最好的。有一次在街上张母巧遇二哥的小孩,出于某些缘故她给小孩买了个糖人,那小孩尝都不尝,直接就给扔进一边的垃圾堆里。还说有钱人要吃就吃薯片要喝就喝可乐,糖人只属于没钱的人解馋用的。

   这番大道理让张母对于钱这个东西是说不清楚的憎恶喜爱。又憎恶又喜爱,纠结得很。同时也让她以为有钱的孩子都不会喜欢白开水糖葫芦之类的。没想到今天见到王小西和蔡御书了,她才知道真正有钱家的小孩其实一般来说都有素质。有钱没素质的不是真有钱,是暴发户。

   

   苏九把两杯白开水端出来,看见客厅里只有王小西两人。张父不在。

   苏九小心观察王小西和蔡御书两人的表情,确定谎言还处于没有破掉的状态中。略微放下心来。

   “你爸可真有范儿!”王小西说。

   苏九不能理解王小西说张父有范儿是什么意思。

   “我用英语问你爸他觉得我的英语口音怎么样,你爸二话不说,直勾勾看着我。我当时就明白了,你爸绝对是觉得我这水平太烂,他都懒得批评我!”王小西向苏九描述刚才那短短一分钟内发生的事。

   蔡御书满脸都是羞愧的接下去,“我也想问,就跟着问了。伯父干脆直接甩手走人,连个眼神都不给。看来我们两个的水平真有点入不了伯父的眼啊。”

   苏九听得云里雾里,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小花,你过来一下。”张父在他跟张母的卧室门口叫苏九。

   苏九屁颠屁颠的过去。

   “你那两位同学怎么回事?一嘴鸟语我听不懂还一个劲儿跟我说,不是在骂我吧?”张父小声的对苏九嘀咕。

   苏九赶紧摇头,“他们脑子不正常,正在学英语,偶尔就会冒出几句。您甭管他们,让他们自己说自己的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态度。”她给张父瞎指导。

   张父将信将疑的点头,“你这两同学怎么突然到我们家来了?”他刚才一直想问,但是又不好直接问王小西他们,只好找机会问苏九。

   “他们是我新收的学生,我在辅导他们学英语。”苏九说。

   “噢,这样。那你以后是不是也要领家里来?如果是我好让你妈以后多烧点菜,要不然别人看我们家吃的东西要笑话我们吧。”张父担心的说。

   “没事。就今天一天。他们明天不会来了。”苏九斩钉截铁。

   “那也行。你去陪他们吧,我实在招架不住,吃饭的时候来叫我。”张父挺怵能把鸟语说得那么流利的人类,他觉得待在卧室里比跟那样的人呆一块儿自在得多。

   

   “苏九!王小西他们去找我妈了!”负责侦查工作的张小花给苏九鸣警报。

   苏九冲出张父的卧室冲进张母所在的厨房。

   王小西正用英文询问张母正在炒的菜是什么菜。

   “小白菜!”苏九抢在张母问出“你说什么”这类一定揭穿谎言的句子之前回答王小西。

   “没吃过。”王小西感叹自己的孤陋寡闻。旁边的蔡御书给一出生就和最普通的小白菜不沾边的王小西解释小白菜是什么菜品。

   苏九暂时松了一口气。

   张母对于两个能够说除中文以外第二门语言的男生表示出无上的崇敬,她看两人的眼神像是在看她最喜欢的偶像邓丽君。

   苏九一手一边一个把王小西和蔡御书拉出了厨房。张母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女儿”似乎已经在嫁入豪门的路上成功迈出第一步的情景。

   “厨房小,你们别挤着我妈!”苏九说我妈这两个字时差点闪了舌头,她还不是很习惯将别人的亲妈亲切的叫做自己的妈。有种背叛骨肉亲情的错觉。

   王小西说:“你跟你妈感情真好。”

   蔡御书明白王小西说这话的原因。他去过王小西家,看见过王小西的爸妈是怎么冷冰冰对待王小西的。基本上一顿饭吃下来根本让人感觉不到是一家人,反倒是像三个陌生的人因为叫做“家庭”的社会制度不得不凑在一起,互相之间客客气气,用一个词不够恰当但绝对准确的形容:相敬如宾。

   “你羡慕?”苏九从王小西的话里嗅出了羡慕的味道。

   王小西点头。

   “你妈对你不好?”苏九第一个推测是家庭暴力,第二个推测是再婚子女。

   “我妈对我不像你妈这么亲密无间。”王小西概括重点。

   苏九觉得这个话题虽然有涉及王小西隐私的嫌疑,但是当事人好像并没有这方面的觉悟或者反感的迹象。她决定推进这个话题以免王小西带着蔡御书继续朝揭穿她谎言的道路上前行。

   “也许你妈是面冷心热。”苏九安慰王小西。

   “我不知道,也许吧。”王小西对于苏九所说的可能不报任何希望。

   三人陷入了沉默。

   

   “你们真要在我家吃晚饭?”苏九用明显是拒绝两个不速之客逗留张小花家的语气和话题来打破沉默。

   王小西和蔡御书一个看向厨房一个看向主卧,再看苏九的时候点头。他们是坚定决心不达目的不回家。

   “我爸我妈不说英语好多年啦!”苏九终于明白圆一个谎言需要更多谎言这句话是真理了。

   “用中文告诉我们秘诀总没问题吧?”王小西说。

   “是不是饭不够?”蔡御书比王小西更加接近人间烟火。他想起刚才在厨房看到的那些菜,觉得那点份量应该不足以正在五个人,从而认定苏九拒绝他们的真实理由是晚餐供应比较窘迫。

   苏九猛点头。

   “小花,去楼下卤肉摊子上切半斤酱牛肉,再买半只甜皮鸭!”张母和蔡御书几乎是同时发现了饭菜不够的问题,对苏九发出了补充食物补给的命令。

   苏九恨不得直接说他们不在这里吃饭的话,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就算她说了也是无济于事毫无作用。这两位哥们儿今天是铁了心了要揭穿她的谎言,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在做揭穿她谎言的事。

   磨蹭了半天还是没有办法的接过了张母给的钱,苏九一步三回头的瞪着王小西和蔡御书。两个人被她的眼神瞪得心里发毛。

   “是不是怕黑?要不我俩陪你?”

   王小西试探性的问苏九。

   苏九点头的频率之高差点没让她脖子折了。

   王小西和蔡御书陪着苏九下楼,苏九下了楼之后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这里卤肉摊子在哪个地方的事实。

   张小花及时雨一样给她指道,苏九在前面给王小西两人带路。

   王小西和蔡御书并排走。他对蔡御书嘀咕,“张小花是不是生我们气了?”

   蔡御书看苏九走路的速度,气冲冲的气势,肯定的点头。

   “怎么办?她生气万一不教我们,我们岂不是亏大发了?”王小西对于自己的未来甚是担忧。

   “应该不会,你看她现在都没说这事。估计还不至于要跟我们临时解聘。”蔡御书给王小西做心理辅导,顺便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苏九在张小花的指点下成功找到了卤肉摊,卤肉摊老板是个中年妇女,笑呵呵的问苏九:“小花家今天吃点什么啊?”

   “半斤酱牛肉,半只甜皮鸭。”苏九言简意赅。

   王小西和蔡御书很少在街边没有店面的小摊子上买吃的,有钱人家逛大排档这种事一般来说都是影视作品胡编瞎说的,有品有钱有款有型的公子哥儿们逛的都是高级餐厅,在理智尚存的情况下光顾大排档的几率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无穷小。

   他们两个看中年妇女手起刀落宰鸭子的动作像是在看甄子丹在电影里利落杀人的场面,除了中年妇女没戴手套直接用手去抓牛肉和甜皮鸭的动作无法让他们接受外,他们其实还是觉得卤肉摊老板宰肉的姿态有十分赏心悦目。

   如果老板在接过苏九给的钱的时能够别用抓肉的那只手来接就更加完美了。

   

   不同于那些高级餐厅出品的什么法式大餐之类食物的香味,由中国传统食物卤制工艺做成的街边卤味,在被老板分割殆尽后那股子香味儿更是浓郁非常。

   王小西和蔡御书猛吸鼻子。他们的鼻腔今天感受到了别样美好的味道。

   “尝一块?”

   苏九把食品袋打开在两男生面前。

   王小西正色的说:“我们是懂礼貌的——”

   苏九没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她径直从酱牛肉的袋子里用两根手指夹了一块酱牛肉,放在嘴里。

   其实不是苏九不明白什么叫做礼貌和卫生,是她实在想给王小西和蔡御书两位哥们儿一个不要端着的机会。看见他们整天都端着那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自己不那样也为他们感到累。这回正好,给他们个喘气的机会,好让他们知道不端着架子自由自在做自己是件多爽的事。

   “味道香毙了!”苏九使用终极赞美词来借机**王小西两人的馋虫。

   “吃吧!”苏九不屈不挠把食品袋在两人眼前晃。

   “这属于偷吃的行为吧?”蔡御书花了很大力气来克制住自己伸手去夹肉的冲动。

   “中国文字博大精深,不同的词语用在不同的语境里面有不一样的解释。偷吃如果非要用在这里应该解释成提前尝味道,不犯法不违背道德不违背社会任何规矩。”苏九给蔡御书扫清思想上的障碍。

   “强词夺理。”张小花流着没有实质的口水评价苏九的话。

   “回去吃不挺好吗?”王小西为自己被家长教育了十几年的所谓的伦理道德做最后坚持。

   “现在吃和回去吃是两种感官感受。心理学家研究过,在正儿八经做事情的时间做不正儿八经的事时,人往往有负罪感;但若是在不正儿八经的时候做正儿八经的事,人会有自豪感以及成就感。偷吃就属于后者。”苏九借鉴权威专家的名言。

   “胡说八道。”现在对食物的抵御能力比一般人强悍的张小花客观评述苏九的引经据典。

   王小西伸手夹肉,蔡御书吃惊的看着王小西。

   王小西把肉放进嘴里开嚼,嚼完之后他说了一句话:“我第一次觉得这样活着挺美好。”

   蔡御书在微光中看不清楚王小西的表情,但是他从王小西的语气里听出了释怀的味道。

   真奇怪。

   蔡御书尝试性的步王小西后尘,他想体会王小西此时的心境。

   当酱牛肉的味道刺激味蕾的瞬间蔡御书体会到了。

   他有种想要大声喊的冲动。

   虽然王小西和蔡御书都没直接说,但苏九却明白他们心中的感受是什么。

   四个字:自由万岁。

   

   回到家的时候其他菜已经上桌了,放在中间有两个空盘子,是等着放酱牛肉和甜皮鸭的。

   一切就绪,五个人在新闻联播主持人千篇一律正经八百的声音里开始吃饭。

   苏九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别扭的一顿饭。

   张父张母正襟危坐在主位上,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似的小心翼翼的吃饭夹菜;王小西和蔡御书则完全把刚才那短时间内的放松给抛却脑后,浑身上下透着礼貌和高雅的进餐。用吃饭两个字来描写似乎都会侮**他们的行为。

   不过最大的好处就是两个男生秉持“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整顿饭下来愣是没说一句礼节性之外的话。

   苏九很感激教导这两个小孩礼节的那位同志。

   吃完饭洗碗的工作是属于苏九的。苏九不大会洗碗。以前她的家里有洗碗机,她除了负责把洗好晾干的碗放进碗柜里,其他工作不太熟练。

   可是眼下的形势是作为这个家里唯一的办成年女儿,她应该在吃完饭后承担起洗碗的工作。

   她端碗的动作像是在端一颗随时会被引爆的炸弹。

   “你还是陪着你同学吧,他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张母意味深长的说。

   苏九呼出一口气。

   “你们什么时候回家?”等张父张母都不在客厅里了,苏九小声问王小西他们。

   “今天看来伯父伯母是不愿意跟我们交流了。我们也不方便继续打扰。”王小西的架子又端起来了。

   “没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松懈下来的苏九口不择言。

   两男生眼睛一亮,异口同声:“什么时候?”

   “总有机会的。”苏九恨不得扇自己大嘴巴以示惩戒了。

   “你们今天先回去吧,晚了你们父母会担心的。”苏九提醒两男生时间。

   王小西说:“我爸我妈每天都有应酬,不会这么早回来的。”

   苏九忽然觉得王小西有点可怜。他这个年纪如果能跟自己父母多相处,对于成长是有很大好处的。

   “那就回家做作业。周一还要交给我呢。如果没完成,有你们受的!”苏九吓唬王小西,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明天咱不补习了?”王小西捕捉到苏九话里的重点。

   “欲速则不达。”苏九语重心长口不对心的说,“别心急。咱周一见啦!”

   王小西如丧考妣的目光留在苏九脸上。

   “是我是老师还是你是老师?!”苏九扔出撒手锏。王小西不得不收回令苏九觉得冷的眼神。

   “我们去跟伯父伯母告别吧。”蔡御书看出事情没有转圜余地了,给王小西制造下台的机会。

   王小西不想点头但只能点头同意。

   “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真是对不住!”张母搓着手一脸歉意笑着说道。

   “晚餐很美味。谢谢叔叔阿姨的招待。今天打扰了。”王小西和蔡御书彬彬有礼的道谢,说再见。

   送走了两个男生的苏九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张小花笑嘻嘻对苏九说:“看你还记不记得住说话之前多考虑。”

   苏九小声嘟囔,“我就是嘴欠!”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短篇
  3. 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中文字幕极速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不卡极速播放,中文字幕qingqingcao网站地图html